用银行卡或微信、支付宝的收款码为别人转一下款,就能“跑分”,轻轻松松赚取佣金?殊不知你的这种行为已构成犯罪,经成为电诈犯罪的一个帮凶。

2022年3月,一涉案成员多达37人的跑分洗钱犯罪团伙被湖北襄阳市公安局移送起诉。

2021年4月以来,襄阳市公安局在湖北省公安厅的直接指挥下,转战8个省17个市,一举摧毁这一巨额跑分洗钱犯罪团伙,抓获涉诈犯罪嫌疑人40人。冻结资金1200余万、扣押豪车4台、电话卡230张、银行卡190张等。初步查实该团伙在短短10个月时间里,帮助境外赌博集团、电诈团伙洗钱流水累计达50余亿元,获利150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

 

目前,该团伙成员37人分别涉嫌非法经营罪、诈骗罪、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被移送起诉。

 

 

01

顺藤摸瓜

2021年4月24日,襄阳宜城市公安局根据“两卡”线索,将贩卖个人银行卡的嫌疑人李某龙抓获。顺线追踪,挖出一个以陈某为骨干的10人跑分洗钱团伙。

查清2020年10月,陈某通过社交软件联系到上线戴某俊后,加入“吉利”的洗钱平台。为了扩大业务,陈某又招募了10名同乡,成立三个工作室,开展跑分洗钱业务。

围绕陈某这条跑分链,宜城市公安局纵深挖掘,发现陈某及其同伙竟然只是吉利平台为核心的洗钱“集团”的冰山一角,这条犯罪链条背后是一个由“电诈团伙(赌客)-平台-卡商-卡农”构成的闭环式庞大洗钱集团。

 

襄阳市公安局高度重视,报请省厅成立由襄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李新桥挂帅,省市县三级反诈中心民警参加的专案组。专案组紧盯打平台、打窝点、打钱庄、打黑灰产业的四个环节,全方位研判分析、打击查处、破案追赃。

02

打掉“七寸”

专案组昼夜攻坚,先后调查走访200余人次,查证银行交易一万余笔,研判各类账户1000余个,一个由福建人傅某伟为首的洗钱集团浮出水面。在掌握确凿证据,摸清基本架构后,专案指挥部决定统一收网。

2021年5月20日至26日,专案组分别在湖北襄阳、福建厦门和福州、浙江宁波等地集中收网,从最低一级卖卡人员抓起,一直打到了这条诈骗产业链的“心脏”—搭建网络跑分平台,为境外赌博、电诈团伙提供资金拆分、洗白、扭转等相关服务的犯罪指挥部,抓获平台老板傅某伟以及技术支撑、平台服务、卡商老板、对接联络等核心成员5人。随后在8省17市抓获产业链涉及的犯罪嫌疑人35名,摧毁了搭建平台、对接平台、跑分团伙、招募卡农的四层架构,切断了这条直通境外的洗钱大通道。

 

03

黄粱美梦

经查证,主犯傅某伟,曾在菲律宾的赌场任客服经理,2020年初回国。为了赚取“快钱”,他利用赌场人脉,做起了为境外的赌博、电诈团伙洗钱的发财美梦。

2020年8月,傅某伟找到“发小”徐某强,物色到在福建从事计算机维护的叶某锋。在“军师”傅某伟的一手策划下,三人搭建起一个“跑分洗钱”平台,他们给这个平台起名叫“吉利”,帮助境外诈骗、赌博犯罪团伙为境外电诈团伙层层转移诈骗资金,以图谋取暴利。

傅某伟以每笔5‰的提成,相继网络到在厦门集美做小本生意的康某云、戴某俊作为平台正副经理,通过互联网社交平台,大肆向全国发展下线,同时负责将平台违法所得提现交给傅分赃。

 

2020年10月,戴某俊在网上以“快速致富”的招聘广告联系上湖北襄阳的陈某,在戴的蛊惑下,陈某组织了自己的同乡成立三个“卡农”团队,从不同途经收购银行卡、对公账户和U盾等,从吉利平台上抢“分”,以“一分一元人民币”的规则把自己的本金按任务分发给平台指定的帐户,然后再由平台2‰的提成连本返还他的帐户。而这些返回钱正是境外诈骗团伙攫取的不义之财。
经查,核心人物傅某伟、叶某锋、徐某强先后为境外电诈、赌博犯罪团伙累计洗钱达50个亿,分别获利400余万元,并用非法所得购买了宝马、保时捷等豪车,成为这个犯罪链的“吃肉者”;而这个团伙的其他成员作为“喝汤”的喽啰们,也有几千到几十万不等“报酬”。

 

他们人人都做着发财梦,却不料等来到的却是法律的严惩。

 

By Categories: 行业资讯湖北警方摧毁特大跑分团伙!涉案50亿已关闭评论

相关博文

  • 近日注意到,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一起利用蚂蚁花呗非法套现的案件,11人因非法经营罪被判有期徒刑。

    Continue reading
  • 这批POS机非法移机至澳门后,被犯罪团伙用于非法买卖外汇,为内地至澳门的赌客等套现近12亿元。

    Continue reading
  • 5年多的发展,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一家主攻消费金融,一家发力小微贷,已经走出了自己特色道路。

    Continue reading
  • 近日注意到,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一起利用蚂蚁花呗非法套现的案件,11人因非法经营罪被判有期徒刑。

    Continue reading
  • 这批POS机非法移机至澳门后,被犯罪团伙用于非法买卖外汇,为内地至澳门的赌客等套现近12亿元。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