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越来越严的检查,躲在暗处提供资金漂白通道的跑分平台也在加速暴露。

 

非法网络支付平台利用二维码收钱,存在隐私泄露风险,随着监管对这一灰色地带的关注,跑分平台开始接连落网,赌博等平台的资金结算通道被封杀。 近日,永新县公安局在办理一起网络案件的同时,发现了一个跑分洗钱的犯罪团伙,利用支付宝帮助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平台提供支付接口转移违法资金,涉案金额超过3亿元。 2021年5月,永新县公安局接到线索,称某直播平台播放色情淫秽视频,永新县公安局掌在掌握基本情况后立即立案并展开了调查,也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了猫腻。

该直播平台关联人员的支付宝交易流水非常不合理,随着警方对涉案人员的深入研究,隐藏在直播平台背后的“跑分洗钱”犯罪团伙渐渐浮出了水面。 该犯罪团伙通过提供已开通新零售功能的商铺支付宝账号,设置虚假商品链接上架从而为牟利平台“跑分洗钱”,团伙成员账户资金流水合计达3亿元,按照千分之八的“提成”比率,非法获利金额共计260余万元。 充分摸清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和人员信息后,永新县公安局成功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曹某、洪某、赖某、何某五人抓获,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悉数追回违法所得260余万元。

 

 

据「支付助手」了解,“跑分平台”已成为近期网络黑灰产进行非法支付的最新手段,利用微信、支付宝收款二维码进行跑分网络兼职的项目成为监管打击的重点,此类平台涉嫌帮助网络赌博网站接收、流转、洗白资金。 自去年以来,跑分平台迎来了全面危机,在各部门密不透风的侦查下,大大小小的跑分平台逐渐在监管的利剑之下露出马脚,关停成为跑分平台的趋势。

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曾表示,近年来个人收款码在正常的用途之外,也开始出现一些风险隐患,部分机构使用个人收款条码转账业务办理大量生产经营、生活消费交易,不但使交易信息失真,也对风险监测的效果有所不利。  此外,诈骗洗钱等违法活动也逐渐延伸到了个人收款码,出借个人收款码赚取佣金的情况频繁出现,尤其是“跑分平台”的大量存在,成为了网络黑灰产业进行非法支付的主要手段。

去年10月份,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加强支付受理终端及相关业务管理通知,进一步明确了银行卡收单和条码支付终端的管理要求,针对条码支付提出多项要求,使“跑分平台”受到了进一步的限制。 监管的严查之下,跑分平台虽然还有漏网之鱼,但当前的处境已经十分狼狈,一大批参与跑分的码商们也不再像以前一样躺赚,有的已经被法院制裁。

 

 

By Categories: 行业资讯利用支付宝提供支付接口,涉案金额超3亿已关闭评论

相关博文

  • 近日注意到,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一起利用蚂蚁花呗非法套现的案件,11人因非法经营罪被判有期徒刑。

    Continue reading
  • 这批POS机非法移机至澳门后,被犯罪团伙用于非法买卖外汇,为内地至澳门的赌客等套现近12亿元。

    Continue reading
  • 5年多的发展,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一家主攻消费金融,一家发力小微贷,已经走出了自己特色道路。

    Continue reading
  • 近日注意到,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一起利用蚂蚁花呗非法套现的案件,11人因非法经营罪被判有期徒刑。

    Continue reading
  • 这批POS机非法移机至澳门后,被犯罪团伙用于非法买卖外汇,为内地至澳门的赌客等套现近12亿元。

    Continue reading